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天津靈異故事集錦-1

1: 夜泳女子
  事情發生在河西區郁江道旁的復興河,2005年夏天7月的一個晚上,天非常熱,幾個青年到河裏游泳。月光中,他們發現不遠處的河中有一長髮的女子也在游泳,長長的頭髮飄在身後的水面上,顯的非常優美。一連三個晚上,這幾個青年都發現這個姑娘在獨自游泳。好奇心的驅動下,他們決定一起向姑娘*近,越來越近,其中一個男青年忽然發現了有些古怪,那游泳女子似乎從來沒有手腳露出水面。這時候那女子向其中一個青年快速遊來。在快要相撞的一瞬間,青年本能的伸開雙手去迎接,遊到他手中的,只有一顆帶著長髮的散發著惡臭女子頭顱……。
  三天前,附近發生了一起兇殺案,一名年輕的長髮女子被分屍,頭沒有找到。
2: 河西某高層
  一般住高層住宅的朋友都以電梯為主,而樓梯就成了被人們忽視的地方。一個住13層的女孩晚上回家,正巧趕上電梯故障不能使用。望著長長的樓梯有點害怕,就讓媽媽下樓接她,媽媽下來了和她一起上了樓,當她們一起走到12樓時,女孩的電話響了,傳出她他*的聲音:“閨女,媽媽下來了,你在哪啊?”
3:收藏愛好
  現在收藏之風日盛,一個外地女孩來天津打工,她在天津開發區(位於塘沽)的一家酒店工作,酒店的女老闆對她很好,甚至有點過分,年底了,女孩要回家,老闆請她吃飯,都有些喝高了,女老闆笑著對打工女孩說:“好妹妹,你知道姐姐有什麼愛好嗎?姐姐喜歡可愛的東西”
  說著,非拉著打工女孩到她的閨房一遊,打開一個大櫃,女老闆說:“好妹妹,看這就是我多年的收藏啊!”櫃子裏掛著一個個風乾的女人頭顱。 “看來我的收藏又要有新的了!”女老闆詭異的笑看著打工女孩。
4:南大的樓與湖
  南開大學經濟系的樓,和後面的八卦造型的樓組成了墳頭的造型,所以從高層上跳下去死了好幾個人。有一年,南大的湖淹了幾個留學生,南大的老師們就下去救人了,結果救人的那個老師後來就被人說瘋了,因為那個救人的老師經常看到一個女人在狠狠的瞪著他,質問他為什麼要多管閒事~~
5:揀冥鈔
  2004年的時候,河西區解放南路(順弛名都對面)上有一個騎車上班的人被車壓死,事後圍觀的群眾發現,死者手裏緊握著一張百元面值的冥鈔。據開車的司機說,當時他的車剛下立交橋,車速很快,突然前方一個騎自行車的人把車騎到路中間,去揀地上的一張鈔票……。
  據說,這是以前在這裏被壓死的人,設下的圈套,在找替死鬼。自己好投胎。
6:三只小豬
  事情發生在90年代後期,一天夜裏有3個人搭乘一輛計程車要到津南區農村的一戶人家,他們3個分別穿黑、白、花色的衣服,在到了目的地後,他們給了司機錢,進了那戶人家,司機當時沒在意,回家後才發現自己收的是冥幣、第二天就回去找到那個人家去問昨天夜裏是否有3個人來過,那家人說,那個時間根本沒人來過,只是他家的母豬生了黑,白,花 三只小豬…。
7:馬場道162號
  這是一個緊臨馬場道的歐式小洋樓,目前無人居住,許多玻璃也碎掉了。解放前,是個有錢的資本家在這裏居住,他有一個漂亮的女兒。一天清晨,僕人叫小姐出來吃飯,卻沒有開門。在請示主人後,大家撬開了小姐的房門,裏面卻沒有人。奇怪的事,小姐的衣服還在這裏。沒多久,天津解放了,資本家一家逃離天津。後來住進這裏的人家,常常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聽到樓頂有女人唱歌的聲音。還有人說,晚上能看到樓頂坐著一個穿白睡衣的女孩,轉眼又不見了。這樣的事情發生的多了,住在這裏的人家終於忍受不住這種折磨,想要搞明白原因。他們打開樓頂的天花板想從這裏找上樓頂的天窗,這時候他們發現,天花板和樓頂的空間裏,有一副穿著睡衣的人骨。
  有人說,可能是那個男僕在晚上想非禮小姐,驚醒小姐後,擔心小姐告訴主人,所以掐死了她,把屍體藏到了天花板上。
8:血風箏
  事情發生在友誼路旁的銀河廣場,2005年九月的一天晚上,一群孩子在放風箏,其中一個孩子的風箏越飛越高,很快就看不到了,但手中的線還緊緊的繃著,孩子不願意放棄,拼命的往回收線,終於把風箏從天空中收回來了,在拿到風箏後,孩子發現風箏上浸滿了鮮紅的血液。第二天早晨這孩子死在自己家裏的床上,手裏緊緊的抱著這個風箏。一夜了,風箏上的血還沒有幹。
公廁裏的手
  解放南路和珠江道交口處現在是一座立交橋,2001年的時候解放南路還沒有拓寬,這裏還沒有立交橋的時候,在這個路口的西北角是一個公廁。附近的朋友應該還能記得。一天晚上,有個人在公廁裏方便完後,忽然想起來沒有帶手紙。正在遲疑間,突然從身下的坑中伸出一只黑忽忽的手,手中捏著一疊手紙。還說了聲:“給”。
  同樣的手、同樣在夜晚,據說在附近的天津對外經濟貿易職業學院女生宿舍樓的公廁中也出現過……。一個女生被嚇的進了精神病院……。
11:吸血老太婆
  多年以前,河西區小海地一帶,有個拄著拐杖的老太婆,不論是冬天還是夏天,喜歡圍著一副灰色的圍巾,鑰匙掛在胸前,走的很慢,像是在尋找什麼。沒有人認識她。有的時候,她的身旁會多一個穿著紅色衣服的小女孩,看起來像是她的孫女。有一次,老太婆又領著一個小女孩,把她放在一個公園裏後,就離開了。小女孩靜靜的坐了一會就暈到了,路人把小女孩送到了附近的四醫院,醫生發現小女孩身上的絕大部分血液已經喪失,像是被什麼東西吸幹一樣。當女孩的家人趕到時候,女孩已經沒氣了。後來這樣的事,又發生過幾次,每次小女孩都是穿著紅色的衣服,被一個老太婆領過,全都是失血而死……。
12:《金剛經》
  天津河西區珠江道茶葉城裏有個江蘇老闆,生意頗不順利,而且經常是客人路過他的店門而不進去,沒客人進店,生意自然越發難做。老闆覺得奇怪,自己的門臉不比別人的裝修遜色,為什麼客人就是不進呢?經人指點,老闆找到居住在附近的名都新園的女書法家丁燕呢用小楷書法為他抄寫了一卷《金剛經》,《經》是用金膏在藍色的瓷青紙上抄寫的,顯得金光閃閃。裝裱後面向門口,掛在店裏。此後店裏的生意逐漸的好了起來。
  原來,他的店有“鬼把門”,有人施法讓一個“鬼”守在他的店門前,財源、客源都被那個無形中的“鬼”擋了出去,自從掛出《金剛經》後,那個鬼就被嚇跑了。
13:母子
  據說,在老城裏新安一側,有一座老院子,好多年了!住在裏面的人經常傳說裏面不乾淨,有一年一個外地留天津的師範畢業女生被分配到了中山中學,就住在這個大院裏,一年夏天,她晚上出來收衣服,女教師在雨中看見一對母子,母親跪下為孩子擦臉,教師想把雨傘拿給母子,但走近一看,竟見那對母子眼耳口鼻不斷流出泥沙。
  聽說那裏在一百年前,那裏曾有被家人認為“不貞”而抱著孩子跳井的一對母子!
14:天津日報大廈
  天津日報大廈位於中環線與大沽路、尖山路的五*路口中,周圍是滾滾的車流、樓又很高,格局深沉,形成五方聚鬼之勢。很多冤魂、野鬼進來之後,就被困在樓中。因此經常鬧鬼,據說,晚上長能聽到哭聲,電梯經常在某一層樓停下自動打開,裏面卻沒有人,據說是鬼在乘電梯。樓內人心惶惶。
15:布娃娃
  河西區龍江裏的一個女青年娜娜收拾房間時,看到櫃子裏的一個布娃娃已經很舊了。於是隨垃圾一起扔進垃圾道。
  晚上睡覺的時候,夢見一個女孩走近她的床,忽然伸出雙手來掐她的喉嚨。就在娜娜感覺自己快要不行了的時候,掐她喉嚨的雙手,漸漸鬆開了,一顆眼淚滴落在娜娜臉上,“為什麼要拋棄我!”那女孩含淚說道。
  娜娜驚醒,打開燈,身邊躺著那個被扔掉的舊娃娃。
16:溺水鬼
  天津東麗區有個東麗湖,一年夏天三個寫生的美院學生溺水,當地人便組織人來打撈死屍,結果那個暗熟水性的當地人也不知所蹤,過了幾天,但地漁民用漁網打撈上四具死屍,那個暗熟水性的當地人,兩條腿上,腰上各被另外三具屍體抱的緊緊的,那三具屍體就是溺水的三個美院學生!那個當地人下水距他們溺水已經7個小時,按說他們早就死了,又怎麼抱住那個當地人的了?
17:高跟鞋聲
  南開某社區的一個樓內,每到星期五的深晚,樓道內就傳來清脆而緩慢的高跟鞋聲。似乎有人反復在樓道內走上、走下。誰會半夜在樓道內徘徊呢?打開門,卻看不見人。
  幾年前,有個年輕女子,在一個星期五的夜晚,想自殺,在這個樓道內徘徊許久,終於鼓起了勇氣,走到頂層後,一躍而下…。
18:紙灰
  天津人有夜晚在十字路口,給逝去的親人燒紙錢的習俗。一人行路時,無意間將痰吐到一堆尚未完全熄滅的紙灰上,忽然地上的紙灰紛紛飛起,直撲此人的口鼻,直到堵死,此人窒息而死。
  還有一人右腳踩在一堆紙灰上,鞋子仿佛被沾住一一樣,動彈不得,無奈只得將腳拔出,棄鞋落荒而逃。
19:曹錕老宅
  曹錕是民國時期的總統,其故居位於和平區南海路2號的一幢西式洋樓,目前為天津市文化局幼稚園使用。此樓地下室長年封閉,無人敢入。據說一個婢女得罪了曹錕最寵愛的四姨太,被四姨太關入其中,活活餓死。自此,夜晚或陰雨天其中常有婢女的哭喊聲傳出。
  另外位於河北區黃緯路上的二五四醫院曾經是曹錕的另一處老宅,相傳曹錕的二姨太高氏被大老婆鄭氏毒害於這裏,從此也是陰魂不散,異事層出不窮…。
20:海河浮屍
  海河橫穿市區,每年都能撈起很多具屍體。九十年代末的一天,又撈起一屍,雙目圓睜,腹漲如鼓。死者親友,前來認領,正挪動屍體準備裝車,屍體口中噴出一口黃水,正中死者弟弟面部,腥臭不可聞。
  後警方發現死者頸部有勒痕,進而偵破,兇手正是其弟。
1背靠背,跟你睡

這是在天大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了~天大裏面有個大湖,湖邊種滿了柳樹,環境算是不錯了,慢步湖邊經常可以看到成雙的情侶和專心看書的學子,沒過幾年學校都會組織有關單位沖湖底打撈廢物~每次都能撈出不少舊自行車,偶爾也有其他的發現,那就是?人的骨頭。雖然在我上的4年學裏有個外地的學生因為感情自殺了~但是大家都納悶屍體如果在湖裏一定會漂上來的~但一直沒有找到~聽保衛處的人說打撈起來的頭骨有2棵牙是鑲上的~就是那個自殺的學生,著也使湖一直變的神秘的原因~
2一聲歎息

這個是南大的事情~因為天大南大都在一起所以很快就知道了~南大的圖書館在文史類書籍的幾行書架中,總能讓人感覺有點陰冷,我是學電腦的~很少去看文史的東西,但當時借書的人都不想在那裏多待一會~以前圖書館的人總是不少的~一般要到比較晚的時候~我聽學長說,沒有事情不要去那幾個書架之間找書去~文史的書又多又厚,經常把書架擠的2行間什麼都看不見~形成死牆,所以去的人不多~我上學的第2年假期說圖書館變格局了~弄的我一個多月沒有借書~只能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