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cent樂活地帶's Archiver

earsowwn1235 發表於 2013-2-15 23:15

落霞餘暉——海南省博物館收藏的幾件光緒官窯瓷å™

清康熙、雍正、乾隆三代是黃釉瓷發展史上的又一個高峰。這一時期除了明代出現過的單色素面黃釉瓷和黃釉彩瓷外,還創新出黃釉刻、劃、印花瓷,傳世精品層出不窮。乾隆之後的黃釉瓷與其他瓷器一樣,隨著國力的衰弱,發展已漸趨沒落。這段時間的黃釉瓷器形雖仿前幾朝,但胎體已沒有以前工整,過於呆板,胎釉結合也不好,存世的黃釉瓷中甚至還有剝釉現象。光緒黃釉瓷應該說是清後期的一個亮點。光緒二十二年(1896年)生產了一大批單色釉的仿青銅禮器,有豆、簋、簠、鼎等。此黃釉蓋豆是這些仿古禮器中的一件精品,為皇宮裏祭祀時用的器物。

        茶葉末釉瓶 口徑7.2釐米、足徑15釐米、高33釐米。直口,直頸,溜肩,腹部圓鼓,圈足。內外壁滿施茶葉末釉,釉色滋潤沉靜,釉以黃色為主,夾雜著黑褐色斑點,為茶葉末釉中的“鱔魚黃”色。口沿流釉處顯現胎骨,足脊露胎,胎質堅硬。底部陰刻楷書“大清光緒年制”雙行六字款。製作規整,器型端莊。雖然沒有華麗的紋飾和造型,卻在簡約中讓人們領略到樸實無華的美。是光緒時期茶葉末釉中的優秀作品。

        茶葉末釉是我國古代鐵結晶釉中重要的品種之一,屬高溫黃釉。釉面呈失透狀,有結晶點或斑塊,釉色黃綠摻雜似茶葉細末,綠者稱茶,黃者稱末,古樸清麗,耐人尋味。茶葉末釉起源於唐代,初似為燒黑釉瓷過火而出現的特殊品種,並非有意燒造。到了明代,景德鎮禦窯廠開始壟斷燒制。清代茶葉末釉瓷器多為景德鎮官窯所燒,雍正時督陶官唐英把它和景德鎮的白瓷胎結合到一起,定名為廠官釉。茶葉末釉是民間的一種習慣稱呼,最早見於清《陶雅》一書。書中記載:“茶葉末一種,本和黃、黑、綠三色而成,以雍正仿成化者為貴,然者成化之有茶葉末者明矣,仿明者略偏於黑,雍正官窯則仿於黃矣。而尤以綠色獨多者,蓋乾隆窯也。”

        傳世品中,以雍正和乾隆時期最為多見,並以乾隆時的燒制最為成功。之後各朝官窯都有燒造。造型以大型的瓶、尊、壺類的陳設器為主。雍正時製品多偏黃,有茶無末,稱“鱔魚黃”;乾隆時則茶末兼有,釉色偏綠者居多,俗稱“蟹甲青”、“茶葉末”等,也有的掛古銅銹色,因具有青銅器的沉著色調,常被用來仿古銅器,稱“古銅彩”。

        據《陶雅》所載:“茶葉末黃雜綠色,妖嬈而不俗,豔於花,美如玉。”朝廷視之若“秘釉”,禦窯廠專門燒制供皇室獨享,做工精良細緻。但因其燒造技術、配方等很難控制,釉色很難做到完全相同,故產生了風格不同的釉面結晶體;也因其不能大量生產,所以傳世大器數量較少。乾隆中後期,民窯也開始燒制這類瓷器。近幾年來,單色釉瓷器越來越受到收藏家們的關注,因而茶葉末釉瓷器的市場價位也在不斷攀升。

        光緒官窯中興原因初探

        從海南省博物館收藏的這幾件光緒官窯瓷器可以看出,光緒時期的官窯瓷器依然延續清三代燒造官窯瓷器的傳統制度,不惜成本不惜人工盡力達到最好,令人耳目一新,刮目相看,專家讚譽此期為“同光中興”不為過也。

        光緒時期瓷業何以能在嘉慶以後官窯衰落的形勢下,達到了清朝後期瓷業製作的高峰。究其原因,主要是因為:

        一、同治以來,中國社會局面相對穩定,光緒登基後,洋務運動、實業救國在中國志士仁人中醞釀,民族資本有所發展,這個短暫的興盛時期,被歷史學家稱為“同光中興”。光緒一朝34年,慈禧太后控制朝政,雖是內憂外患,國庫空虛,但慈禧為了個人的享受和揮霍,企圖重整瓷業,曾先後幾次撥款共30萬兩白銀給景德鎮燒制御用瓷器,陶瓷業進入了一個相對繁榮的時期,景德鎮官窯無論在數量還是在品質上都有了較大的提高。

        據《清檔?內務府工業清冊》記載,光緒初年景德鎮禦窯廠就大量燒造官窯器,光緒十年(1884年)、二十年(1894年)、三十年(1904年)為慈禧50、60、70壽辰以及光緒大婚,又大批燒造壽慶典禮和賞賜所用的青花瓷、粉彩瓷和各種色釉瓷器。

        二、這一時期,洋人不斷進入國內,大量購買中國瓷器,把中國瓷器帶到國外,造成瓷器需求量上升。這也是光緒瓷器得以繁榮的一個重要因素。

        這一時期的瓷器燒造基本囊括了晚清以前所有的傳統器型,既有仿古也有創新。光緒官窯多以仿效前期的瓷樣而聞名於世,同時也有本朝的水墨五彩和軟彩等新品種。瓷器以青花、單色釉和粉彩瓷為主。青花瓷大多色調晦暗漂浮,仿康熙的青花瓷顏色較鮮亮,但缺乏康熙青花的層次感。單色釉顏色豐富,黃、紅、綠、藍、茶葉末等各種釉色均有,主要還是以黃釉為主,器物多暗刻龍鳳紋。粉彩瓷有盤、盆、天球瓶、賞瓶、梅瓶、尊、秋操紀念杯等。瓷器圖案紋飾以龍鳳紋為主,寓意吉祥的雲蝠、“喜”、“壽”、萬壽無疆、五蝠捧壽、三羊開泰、江山萬代、洪福齊天等紋飾也較為常見。

        光緒官窯器瓷土篩煉精細,胎體厚重緻密,制器規整端莊。釉汁稀薄,釉面欠瑩潤,色調白中泛青,也有部分釉面為純白色,與現代瓷釉面相近。官窯器的款識,常見“大清光緒年制”六字楷書青花款。在部分單色釉器,特別是茶葉末釉器上則用刻款。抹紅款及描金款在官、民窯器上多有使用。這一時期篆書款不多。款外均無圈框,字體修長,工整娟秀。還有署“儲秀宮制”“大雅齋”“天地一家春”“永慶長春”以及“長春同慶”等堂名款和吉語款。

        綜上所述,光緒官窯瓷器雖然在品質上無法和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相比擬,但在嘉慶以後官窯衰落的形勢下,還是大有中興之勢的起色,達到了晚清瓷業製作的高峰。光緒時的瓷器在清朝後期有如晚霞餘暉,令人稱羨,是清代後期官窯瓷器中的光輝亮點。一些古瓷學者認為,這可能是封建社會回光返照在藝術上的反映。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